智库成果传播转化平台 各类决策借智引智平台 智库与决策的沟通平台
加入平台 | 登录 | 扫码下载app
当前位置: 首页 > 智库研究 > 文章内容

“防疫战”中的智库作为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23日 湖北新型智库平台 作者:胡晓亮,殷凤

我国政府高度重视突发公共事件的处理,始终把公共安全放在工作的突出位置。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国,给人民生命健康安全造成了巨大损失,使处于“三期叠加”的中国处于被动地位。在疫情来势凶猛的情况下,如何防控疫情、保障民生,维持中小企业尤其是服务类企业的发展等一系列问题是当下必须要解决的问题。面临高难度系数公共事件的挑战,各级政府以及有关部门迫切需要来自社会尤其是智库等专业机构的支持。


智库建设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内容,也是国家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国家从顶层设计、体制建设以及对外交流合作等方面为智库建设指明了方向、拓展了视野。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要健全决策机制,加强重大决策的调查研究、科学论证、风险评估,强化决策执行、评估、监督。这为新型智库建设提出了更高要求。我国智库作为政府开放决策平台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开展政策建议咨询尤其是处理紧急性公共问题的过程中,是政策决策链的“内生环节”,发挥着“咨政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的重要功能。面对新冠肺炎疫情这种突发公共事件,智库能产生怎样的作用、智库建设水平能否跟上现实发展需要,深受政府部门、媒体以及广大群众的关注。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许多智库利用自身条件,迅速开展行动。比如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就疫情中的旅游产业发展,从“政府公告”“行业引导”“地方举措”“企业行动”四个方面进行信息汇编,截至2月13日已经更新了16期;上海国有资本运营研究院联合国资基金50人论坛为抗疫企业提供股权投融资服务、资源对接以及战略咨询;上海中创产业创新研究中心对疫情形势下企业复工复产的关键问题进行梳理、研究,并向专家约稿,提出精准施策建议。此外还有更多智库利用信息报送渠道建言献策。这些智库都在为疫情防控和推动经济社会发展贡献力量。


必须看到,与大部分智库高效开展活动不同,还有一些智库面对突发公共事件缺乏现实敏感度,没有及时追踪疫情影响、开展系统研究,研究团队迟迟未能“复工”。这说明当前的智库建设水平还不能完全满足应对紧急性突发公共事件的需要,在面对紧急情况时,经常出现“心有余力不足”的窘境。我国智库基本以单一领域、单一团队、单一机构为主,存在界限分明的研究边界,尤其是近年来出现的大批“单一专业”智库加重了这种现象。在遇到新冠肺炎疫情这种紧急性突发性公共事件的时候,仅仅依托“单一专业”智库不能满足现实咨政需要。许多“单一专业”智库对复杂性问题的敏感性不强,面对与研究领域不直接相关的议题,缺乏进行系统化解构及思考的能力;在突发性公共问题面前依然采取单兵作战或者小团队作战的方式,缺少多领域、多渠道的人才、资源以及信息的注入,多个专业智库协同研究的局面迟迟无法打开。就智库产品而言,许多智库理论性研究强而实用性不足,总结阐释的成果多而科学严谨的前瞻性分析少,很多政策咨询方案不能起到很好的科学咨政作用。我国智库体系中存在为数不少的市场化民间智库,这些智库拥有更加敏锐的“市场”眼光,善于把握社会热点,高效组织研究团队开展研究并产出智库产品。但是这些民间智库一般缺少准确的数据以及信息来源,对于实际情况掌握有限,咨政建言跟不上有关部门的需求。


为了满足我国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尤其是应对突发性公共事件,彰显现代化国家治理中的智库作用,新型智库的管理机制以及成果产出体系需要从平台化、产品化、嵌入化、专业化四个方面开展进一步的探索。


一是打造平台化架构。智库人才和智库团队是智库建设的第一资源和核心竞争力。面对日益复杂的社会公共问题尤其是紧迫的公共事件,智库应该采取灵活的人才使用以及团队搭建方式,以平台化的架构运作智库,形成跨单位、跨机构的合作研究模式,在多学科、多角度、多信息源的基础上对问题开展研究。不拘泥于高学历的学术人才,而是关注并引进媒体界、商业界、非政府组织的人才。在重点打造专业化智库的同时,探索平台化智库建设,形成几个可以集聚多领域优秀人才、产出多角度智库成果、解决复杂紧迫问题的“平台型智库”。对“平台型智库”的考察标准应区别于专业型智库,考核其团队组织效率、成果完成质量以及政策宣传效果,重点考察其在突发性公共事件中的作用。加强高等院校、科研院所与地方的合作,积极探索和完善“校/院—校/院合作”“校/院—地合作”等模式。


二是贯彻产品化思维。用设计产品的理念生产智库成果,关键是找准产品的“顾客”。智库成果的“顾客”就是政府机构以及普通群众,产品思维其实就是生产“适销对路”的智库成果。针对突发性公共事件,智库应该积极开展密集调查、诊断及研究,提高解决问题的效率。在产品化思维下,智库需要立足现实策划选题,可以选择间接柔性参与或者直接参与讨论的研究课题。同时满足群众对政策解读的需求,让突发性公共事件中的群众如实了解现状以及决策思路。


三是开展嵌入化服务。智库研究人员的工作理念应从知识信息管理向科学咨政建议输出转变。在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迅速发展的当下,智库应该重点加强数据以及情报系统的建设和管理,从日常的人才培养、信息管理、成果输出中提升“大数据”意识,从依托“小数据”的理论研究转变为立足“大数据”的嵌入式服务,以“更大的样本”支持咨政建言的时效性、准确性,着重为可能突发的紧急性公共事件提供样本素材。建立智库应对紧急公共事件的评价体系,以评促建,形成智库之间公平有序竞争的良好氛围以及智库界积极研究应对紧急公共事件的驱动力。


四是推进专业化运营。除了专业的智库研究团队,还需要建设高效、协作的智库运营团队,在智库成果产出中起到计划、协调以及管控的作用,保证成果的产出效率,提高成果的产出质量。在紧急公共事件面前,重视情报工作在智库运营中的基础性、支持性作用,从智库的组织构成、人才结构以及技术方法上向情报工作倾斜,提升智库运营的信息处理水平、情报分析效率以及知识创新能力。重点加强智库与媒体之间的交流,通过线上的网络平台、论坛以及线下的成果发布、研讨起到引导舆论以及增强对外交流的作用。

 

作者分别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市人民政府上海研究院助理研究员;上海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教授


责任编辑:胡梁
来源:《社科院专刊》
“防疫战”中的智库作为
字体: A+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