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成果传播转化平台 各类决策借智引智平台 智库与决策的沟通平台
加入平台 | 登录 | 扫码下载app
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发布 > 文章内容

王 健 王国明:论建立快速反应的网络涉腐舆情处置机制—— 从“严书记事件”谈起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29日 湖北新型智库平台 作者:王健,王国明

[摘    要] 网络舆情表达社会关切与诉求。网络涉腐舆情具有信息内容高度敏感、传播渠道立体多样、信息来源主体匿名等特征,网络涉腐舆情处置现状不容乐观,这与政府相关部门的重视程度和政治担当有关。各级党委和政府迫切需要建立快速反应的网络涉腐舆情处置机制,明确网络涉腐舆情监测与处置的主体责任,探索建立独立的网络涉腐舆情监测平台,完善网络涉腐信息处理工作流程,及时公开网络涉腐舆情的处理结果,才能有效打击贪腐行为,维护党和政府公信力。

[关键词] 快速反应;网络;网络舆情;责任主体;机制

[中图分类号] D630.9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2-8129(2019)01-0069-06


导语

2018年5月发生的“严书记事件”引发新一轮网络舆情热潮。所谓“严书记”即四川省广安市委原副书记严春风。严春风因前妻在微信群里的聊天内容而被舆情关注,进而在一周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1]。5月11日,微博上流传“严书记”前妻的微信:某幼儿园教师陈某被要求“马上在全班所有师生面前给严某某道歉,否则就会通知你们集团领导来给我解释你对严书记的女儿说这话什么意思”。5月12日,网上出现了一则“严书记”写给四川省委组织部的一份“情况说明”表示“他已离婚,女儿归前妻抚养,本人对此事不知情”。

5月14日,四川省纪委监委在网上表示已关注到 “严春风舆情”情况,正在介入调查核实。5月18日,四川省纪委监委消息,严春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此后四川省德阳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严春风决定逮捕)。

无独有偶,在“严书记事件”的同时,网民相继对北京版“王主任” [2]、合肥版“严夫人” [3]事件给予高度关注。网络舆情反映社会关切。从“严书记”到“王主任”“严夫人”等舆情事件来看,网络舆情处置机制亟待完善,必须建立快速反应的网络涉腐舆情处置机制,因为网民特别期待舆情事件的处理结果。“严书记事件”等之所以能在网上发酵并引发群体式关注,除了特定的社会环境外,主要在于腐败字眼太容易在网民心目中引起强烈反应。腐败问题不仅仅是官场现象,而且已经生发成政治现象、社会现象,并上升为牵涉到执政党形象和声誉的重大问题。在深入学习党的十九大精神、全面贯彻从严治党要求、严格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的新时代,党和政府部门需要密切关注网络涉腐舆情,尽快建立快速反应的网络涉腐舆情处置机制,明确涉腐舆情处置主体,完善信息处置流程,及时回应网民关切,敢于发声,构筑信任,这是做好当前纪律审查和监委工作的现实要求与迫切需要。


一、当前网络涉腐舆情处置现状


“严书记事件”是今年以来一个极具典型性的网络涉腐舆情事件。什么是网络涉腐舆情?为什么涉腐舆情会引起网民的喧哗与围观呢?有学者认为,“网络涉腐舆情”是指在一定的时间和空间范围内,广大网民围绕“涉腐事件”的发生、变化和发展,通过网络新媒体发布、转载、传播的观点、情绪、意见的总和[4]。网络舆情,是指在特定社会群体范围内的民众利用网络媒介,围绕社会焦点事件所发表的看法、意见与建议以及情绪的综合,是现实生活中的社会舆情在互联网空间的表达与映射[5]。笔者认为,网络涉腐舆情是网民通过网络空间发布党员干部可能违反党纪国法、贪污腐化信息从而引发网民围观、热议与讨论的各类舆情事件的总和。网络涉腐舆情大多具有信息内容高度敏感(吸引眼球)、传播渠道立体多样快捷(影响广泛)、信息来源主体匿名广泛(甄别困难)等显著特征。

考察近年来多起网络涉腐舆情案件事件发现,这些涉腐舆情一般涉及到以下5个方面的内容:党员干部生活作风问题、官员及其亲属的特权行为、官员的不正常消费行为、官员巨额资产来源不明、官员其他可能违纪行为等。这些涉官涉贪信息特别容易吸引大众视线,也是网络舆情监测的重点内容,如“艳照门”事件中的雷政富、车祸现场“微笑”局长“表哥”杨达才、因生活作风问题被免职的衣俊卿、“天价烟”局长周久耕、被实名举报却反诬举报人并报案的刘铁男等腐败分子,就是涉及上述问题被网民举报或搜索而受到党纪国法的处理。笔者认为,当前网络涉腐舆情处置工作中存在的主要问题有三:

其一是政府网络舆情监测平台普及性不足,纪委监委系统还没有建立独立的涉腐舆情监测平台。当前,随着网络技术发展,网络舆情监测技术逐渐成熟,市场化程度很高,一些地方宣传部门已经通过自建或采购方式,完成了网络舆情监测平台,可以实时监测本地舆情动态。但有的地方建而不用,监测管理责任不到位,使用率不高。有的地方政府部门还没有建设和使用相应的舆情监测平台,关键还是重视程度不够,因而无法及时关注到网络涉腐信息。从涉腐舆情监测主体来看,纪委监委都有专人随时关注网络涉腐舆情,但主要通过网宣办或网信办渠道呈报,在独立建设涉腐舆情监控平台上还没有形成共识,还不能利用网络技术的大数据功能有效、及时地监测与处置网络涉腐舆情。

其二是涉腐舆情信息处置环节多、甄别过程长、调查难度大。涉腐信息处置一般经过信息监测收集、信息研判分析、提出拟办意见、报部门领导审签后,呈报地方党委一把手批示,纪委监委办理等环节。这一过程还需要舆情涉事人的单位配合等,干扰因素复杂。同时,网络涉腐信息来源于何地何人?事情真相究竟如何?都需要投入人力物力进行调查取证,核实真伪。客观上涉腐主体的社会地位也会给甄别与调查工作带来现实的或潜在的阻力,甚至干扰或无法进行调查。

其三是涉腐信息处置不及时、瞒报或选择性呈报。有的地方党委和政府部门往往形成了一种习惯性思维,对负面信息习惯于捂着盖着,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可以了,担心影响党和政府形象;有的舆情监测人员可能存在的舆情误判与忽视、漏报与选择性报告甚至主观上瞒报等失职渎职行为;有的官员长期被群众举报,却没有被组织查处,反而边腐边升,给社会带来更大伤害和负面影响。从近年来巡视结果通报来看,有的执纪部门存在着“监督责任落实不力,监督执纪问责偏松偏软”等问题,恰恰印证了当前某些涉腐舆情处置的实际情况。


二、建立快速反应的网络涉腐信息处置机制


有学者指出:“反腐机关应参与网络涉腐舆情,建立日常的网络空间工作机制。……如网络涉腐舆情一旦出现,就应迅速反应,积极介入,争取在事件中占据主动。”[6] 146-147因此,建立快速反应的网络涉腐信息处置机制非常必要,否则就会在涉腐舆情处置中处于被动地位,甚至破坏党和政府的形象与公信力。 

(一)明确网络涉腐舆情处置的主体责任

对于网络涉腐信息的处置,责任主体应该是纪委监委。纪委监委责无旁贷,要第一时间掌握信息,第一时间研判和处置信息,第一时间反馈处置结果。可以基于现有政府网信办、网宣办舆情监测平台,充分赋权,明确职责,负责本地区、本单位网络信息日常监控与舆情分析,完善涉腐信息监测、研判与报送工作流程,确保涉腐舆情及时报送至相关责任领导和责任主体。在“严书记事件”中,四川省纪委监委的做法值得赞赏。他们及时关注舆情动态,主动介入调查,第一时间发布信息告知公众,随后及时公布调查处理结果,让舆情止于法。在这一事件中,有网友喊出“严书记出来走几步”,这是人民群众期待政府的回应。唯有党和政府部门出面,才能让谣言止于智者,让违法行为得到惩处,让舆情归于平静。否则,便难以平复群众的失望与焦虑。

(二)建立独立的网络涉腐舆情监测平台

在网宣办或网信办常规舆情监测的基础上,各级地方党委和政府有必要加大经费投入,探索建立独立运行的网络涉腐舆情信息监测平台。当前信息监控技术已经成熟,但在选择上应有所侧重,要选择技术相对稳定、市场信任度高、能提供后期升级服务的企业产品。一些企业与高校合作研发的舆情监控产品在实际应用中效果很好,如桂林电子科技大学牵头研制与建设的省域网络舆情监测系统等。监控平台作为一种技术手段,还要通过建设一支政治素质过硬、业务技术精湛的专门化、专业化团队来科学管理、规范管理,充分发挥大数据技术的最大效益,及时根据党员干部岗位变化,更新和设置关键词进行常态舆情监测,所有监测信息应建档备查,可以回溯问责,切实做到关键信息不瞒报、不漏报、及时报,实现涉腐舆情监测与处置“全过程留痕”。

同时,可以借助涉腐舆情监测信息平台,充分利用线上线下信访和举报等各种渠道,及时收集和归类日常工作生活中的群众信访和举报信息,进一步丰富和拓展数据源,建立涉腐舆情信息资源数据库,为网络反腐综合研判、科学决策提供大数据支撑。新浪舆情监测数据显示,微博是“严书记事件”中的主要媒体来源。

(三)完善网络涉腐信息处理工作流程

各级纪委监委作为涉腐信息处置的责任主体,要进一步完善处置流程。纪委监委对于自身内部监测或通过网信办第一时间将监测获得的第一手涉腐信息,及时通过专业团队分析研判后续调查与否,提出拟办意见,报主要领导(班子)审签后,交责任单位办理,并督办处置结果。对于决定进入调查程序的官员,应及时在网络和传统媒体发布相关信息,及时回应网民关切,以平息网络舆情的持续发酵。对于涉及主要领导干部的涉腐信息,不能任由同级部门党委甚至当事人随意处置,否则就可能出现举报人被打击报复的问题和严重损害党和政府公信力的行为。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一案就是一个典型事件。刘铁男被实名举报后,竟然第一时间安排单位发言人声明:举报人涉嫌污蔑造谣,国家能源局正在报案并启动了对举报人的调查程序。随后中纪委通报刘铁男被查消息,才挽回了此事件带来的重大社会负面影响。在出现高级领导干部涉腐舆情事件时,“需要建立信息共享、联合研判、及时处置的、由更多部门参与、时效性更强的联动应急处置工作机制”[7],才能避免涉事官员滥用权力,干扰舆情处置,破坏党和政府公信力。

(四)及时公开网络涉腐舆情的处理结果

涉腐舆情具有两面性,真伪之间,需要辨识,这个工作必须由纪委监委来做。如果长期让网络曝光的“严书记”“王主任”这样的官员涉腐信息留存网络空间,而政府部门没有任何回应,那将会带来什么后果?相信这种有损党和政府的公信力与社会形象不会发生。“调查核实是实现网络反腐的最重要环节,做得好坏,直接关系着网络反腐的成败” [8]

同级纪委监委应及时关注涉腐舆情涉事官员,发现问题及时上报上级单位。上级纪委监委也应主动介入,直接立案督办。经查实确属严重违纪违法的,必须及时公布核查结果,让公众知道真相,处理结果随时见诸媒体,接受群众监督。对于无中生有、恶意诽谤的虚假舆情信息,也要及时向社会公布核查结果,澄清事实,还涉事官员一个清白。同时要对造谣惑众者,给予法律制裁并公布惩处结果,教育大众,绝不能姑息和助长这样的行为发生。


结语


建立快速反应的网络涉腐舆情处置机制,就是要提高对网络涉腐舆情处理效率,不推诿、不扯皮,敢于担当,主动作为,无论职务高低,都要敢于碰硬,打硬仗,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以持续的高压反腐争取民心、赢得民心,以雷霆之势的正风肃纪,重塑人民群众对党和政府的信任。所有公职人员要以高标准要求自己,以坚定的政治担当和高度的社会责任感面对人民群众。这样才能获得人民群众的支持与信任,人民群众才能愿意主动去监督政府公职人员,举报不法行为。否则,没有人敢于发表不同意见或人民群众监督不到位的地方,也是最容易滋生腐败的地方。我们坚信,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引下,随着国家治理体系和监督体系的持续建设与逐步完善,纪委监委工作实现了对公务人员的全覆盖监督,一个风清气正、政通人和、海晏河清的政治生态和社会环境正在形成。


[参考文献]

[1]广安市委副书记严春风接受纪律审查、监察调查[EB/OL].四川省纪委监委,2018-05-18.http://www.scjc.gov.cn/zhyw/qwfb/201805/909928659.html.

[2]四川“严书记”刚走,北京“王主任”就来了:被儿媳举报有17处房产![EB/OL].中国搜索百家号,2018-05-19.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00898362973098&wfr=spider&for=pc.

[3]奔驰女堵小区门打保安:我合肥市政府的,就搞你怎么样?[EB/OL].凤凰网安徽,2018-05-27.http://ah.ifeng.com/a/20180527/6608502_0.shtml.

[4]温新荣.网络涉腐舆情引导三阶段探究[J].人民论坛,2015,(5).

[5]刘碧强,张又凡.微时代网络涉腐舆情引导研究[J].中国石油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32,(4).

[6]张曙光.网络涉腐舆情的理性分析与应对策略[J].传播与版权,20

13,(3).

[7]彭 亮. J省纪检监察机关应对网络涉腐舆情的策略研究[D].长春:吉林大学,2017.

[8]罗 倩.网络涉腐舆情的应对与处置[J].中国检察官,2014,(5).

                       编辑:邹立鸣,杨一帆

On Establishment of a Disposal Mechanism to Rapidly Respond to On-line Corruption Information and Public Opinions —— Taking the "Secretary-general Yan Incident" for Instance

Wang Jian, Wang Guoming

Abstract: On-line public opinion expresses social concerns and demands. The on-line public opinions involved in corruption is featured in high sensitivity of information content, three-dimensional diversity of communication channels, and anonymity of information source. The current situation for dealing with on-line corruption information is not optimistic, which is related to the attentions and political responsibility of relevant government departments. Party committees and governments at all levels urgently need to establish a rapid response network to deal with corruption and public opinion, clarify the main responsibility of on-line corruption information monitoring and disposal, explore the establishment of an independent network corruption monitoring platform, and improve the processing workflow of on-line corruption information. Timely disclosure of the results of the such on-line corruption information and public opinion can effectively combat corruption and maintain the credibility of the party and the government.

Keywords: Rapid Response; Network; On-line Public Opinion; Responsible Subject; Mechanism


[作者简介] 王 健(1971-),男,安徽阜阳人,阜阳师范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安徽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特聘研究员,主要从事网络舆情与高校德育研究;王国明(1973-),男,安徽阜阳人,中共安徽省阜阳市颍东区纪委组织部部长。


责任编辑:胡梁
来源:《决策与信息》2019年第1期
王 健 王国明:论建立快速反应的网络涉腐舆情处置机制—— 从“严书记事件”谈起
字体: A+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