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文霞:高校智库建设的兴起、问题与逻辑回归

    加入收藏
    2018年03月20日  湖北新型智库平台  作者:刘文霞

    [摘  要] 伴随公共决策科学化、民主化以及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发展的需要,全国范围内掀起了高校智库建设的热潮。无论是全国性的“双一流”高校还是区域性的地方高校,其建设智库的目的都是为了寻求一定的符合自身政治、经济和知识权益的好处。当下人们对高校智库建设“虚热”的担忧揭示了目前存在的问题,具体包括建设过程中隐藏的泛化之风、对智库功能认识不足、指导理念和价值观相互冲突等。为了有效解决高校智库建设中出现的问题,充分发挥高校智库的社会功能,需要我们重新审视高校智库建设的价值取向,寻找高校智库建设的“初心”,回归高校智库建设的逻辑起点。

    [关键词] 高校;智库建设;特色智库;“双一流”;公共决策;决策咨询

    [中图分类号] G644.6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2-8129(2018)03-0101-08

    随着公共决策科学化、民主化以及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发展的需要,全国范围内掀起了高校智库建设的热潮。不过,随着高校智库建设的日益深入,许多学者认为高校智库建设属于“虚热”,需要一些冷思考,唯有如此才能构建扎根于中国特色语境的高质量工程。反思当前的智库建设,高校智库建设兴起的深层原因有哪些?高校智库建设中隐藏的哪些问题引起学者们对其“虚热”的忧思?当下高校智库建设的逻辑起点何在?为了厘清这些问题,系统梳理高校智库建设的兴起、问题和逻辑起点,进而加强对高校智库建设质量的监督,具有非常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

    一、高校智库建设的兴起

    在市场经济中,任何事物的兴起都是与主体的利益追求息息相关的,因此,“利益”是可以用来解释高校智库建设热潮在短时间内迅速兴起的最恰当的原因。本质上,无论是全国性的“双一流”高校还是区域性的地方高校,它们在建设高校智库的过程中都是为了实现一定的自身权益。

    (一)政治利益的驱动

    政治利益是高校智库建设热潮兴起的首要因素,这既有利于国家也有利于高校。一方面,从国家来看,建设高校智库既有利于提升中国在外部世界问题处理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还有利于加速我国内部治理现代化的转型,实现国家内部治理能力的提升。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中国对世界事务的介入是无可避免的。为了充分承担世界大国的职责,就需要高校智库为其提供更细致、更及时、更富有战略性的研究和思想,这也是高校智库建设在今天得到国家如此重视的深层动因。正如任晓教授所言,“随着中国重新崛起于世界,智库‘热’的出现应是必然”[1] 。同时,“这种在‘国家行动’下建设起来的高校智库蕴含着实用主义倾向,其价值更多地体现为外在的政治价值,即满足政府有效发挥其职能的政治诉求,这也从根本上揭示了政府为什么要建设高校智库的基本问题” [2]。另一方面,从高校来看,积极响应国家政策建设高校智库有利于从中获得相关政策的支持和资助,进而给高校带来可观的政治利益,这也是高校智库热潮迅速兴起的另一个重要因素。从某种程度上讲,我国高校智库的生成是在国家政治逻辑自上而下的外界强力干预下出现的。在我国政治大环境下,高校对国家政治有某种天生的依附性,尤其是在资源上非常依赖政府的投入。因此,为了获得更多的政治资源,高校看到了政治逻辑的强力干预为自身发展带来的政策红利,于是纷纷致力于建设高校智库,“一些传统的学术机构担心自己被政策所冷落,也纷纷进行智库转型,有的甚至是研究历史、考古和纯理论的学术机构”[3],这就不可避免地加速了我国高校智库建设热潮的兴起。

    (二)市场利益的追逐

    国际上有舆论认为,目前学术资本主义时代已然到来。依据美国学者希拉·斯劳特和拉里·莱斯利的解释,“学术资本主义是指大学组织和教师个人为获取外部资金所表现出来的市场行为或类似市场的行为”[4]。市场行为是指直接的营利行为,而类似市场行为则是指竞争行为。在学术资本主义时代,量化的市场利益向传统的学术自律和职业自治提出了挑战,作为学术重地的高校亦在半推半就地接受着学术资本主义的价值取向,从而扮演着市场利益追逐者的角色。“当学术不仅仅转变为智力上的努力,而且还是经济上的奋斗时,很多高校一直以来所坚持的科学与企业之间的分离状态就被打破了,因为高校自己也变成了企业”[5]。“高校出卖研究服务,由政府和企业来购买”[6]。而高校智库作为新型的专业化咨询研究机构,则是高校可以合理地出售科学研究成果的最专业的、最有效的基层学术组织之一。也就是说,在学术资本主义的影响下,高校智库不仅是高校趋利行为下进行市场竞争的产物,更是高校重要的营利性工具。为了获取更多的市场利益,高校通过智库向政府出售知识的使用价值,并以货币为中介与政府缔结了合理的买卖契约关系。因此,在“经济人”理念的驱使下,智库成为了高校追逐市场利益的合理的营利工具,在国家颁布智库建设政策后的短短三四年时间内,全国范围内就掀起了建设高校智库建设热潮。

    (三)知识利益的诉求

    随着社会的迅猛发展,知识生产模式变得越来越多样化,从注重学科知识生产的“模式1”,到注重应用需求的“模式2”,甚至有的学者提出了注重“协同创新网络和知识集群的“模式3”[7],这表明,知识经济时代,各利益相关主体对知识的利益诉求越来越迫切。现实中,要对知识利益诉求进行深入理解,需从知识论、高校以及社会三个方面进行解释。首先,从知识论来看,知识并不是静止的,而有着独特的演进规律,现代知识体系存在着需要不断更新和完善自身体系的知识利益诉求。其次,从高校来看,高校是探究高深知识的殿堂,高校自产生之日起对新型知识的利益诉求就从未停歇。最后,从社会来看,社会对新型知识有着深切的利益诉求,需要不断更新知识以满足经济发展需求。高校智库作为一种设置在高校内部的专业化决策咨询研究机构,恰恰是一种能够满足三方主体知识利益诉求的新型知识生产模式。高校智库既能够深入完善现代知识体系,又能够保障高校坚持探究高深知识的传统,还能够满足社会经济发展对新型知识的社会需求。可以说,高校智库作为一种创新型的大学内部的科研组织模式,整合了3种知识生产模式的特质,既能够构建学科知识体系“模式1”,还能够协同创新和组建知识集群“模式3”以能够满足社会经济发展对知识的应用需求“模式2”。正是各个利益相关主体对知识利益的深度诉求,才促进了大学科研组织模式的创新,并激发了高校智库建设“热”的兴起。

    二、高校智库建设中隐藏的问题

    当下正是需要加大力度建设各种类型智库的时代,而高校智库亦在其中,甚至有可能凭借自身优势而发展成智库的主力。不过,学者们对我国高校智库建设也有一些担忧,并指出了其中隐藏的诸多问题。

    (一)存在泛化之风

    客观而言,高校智库建设“热”的程度远没达到国家对其所期待的水平,高校智库的建设程度尚未满足国家对治理现代化的发展需求。然而,在政治利益和市场利益的驱使下,有些高校在建设高校智库的过程中显得有些“躁热”。正如有学者所言,“一些担心‘智库热’的文章所批判的对象,更多指的是对目前以‘智库’之名出现的一些社会躁动性的‘智库’变异体。类似躁动主要分为三类:一是商业化;二是泛化;三是娱乐化” 。对高校来说,最明显的躁热现象就是泛化了高校智库的建设。例如有些高校虽然标榜着要建设XX方面的一流高校智库,然而他们的建设行为只是将XX研究机构改为XX智库,“新瓶装旧酒”,毫无新意,离国家所期待的新型高校智库相差甚远。高校智库建设的泛化行为原本体现了高校对现世的深切关怀,是一种学术态度的转型,是有其积极性的。然而,这种泛化行为无疑也使高校在追赶智库建设这种“时髦”的过程中降低了高校智库的身价,非常不利于高校智库的社会影响力提升。以我国高等教育研究机构的建设为例,曾几何时,高校建设高等教育研究机构也成为了一种时髦,全国目前有将近1000多所高等教育研究机构,然而多数高等教育研究机构却位于高校的边缘,甚至有些机构正面临着生存危机,导致这种现象出现的原因就在于高等教育研究机构设置的泛化。高校智库不应再走高等教育研究机构泛化建设的老路,而应走精致化发展之路。

    (二)部分利益相关主体对高校智库功能的认识不健全

    从目前有些学者对高校智库建设实际来看,部分利益相关主体存在着对高校智库社会功能的偏见和误读。为了实现对高校智库功能的全面认识,首先需要正确认识高校智库的组织性质。我国智库分为4种类型,既党政军智库、社科院智库、高校智库和民间智库,其中高校智库是这4种类型中性质最为独特的一种。高校智库之所以特殊就是因为它是设置在高校内部的一种基层学术组织,它在实际运行中,除了要遵循专业化的决策咨询研究机构的智库逻辑,还需要遵循作为大学内部基层学术组织的学术逻辑。一方面,高校智库既要以问题为导向,观照现实社会的决策咨询需求,另一方面,还需要坚守学术伦理,构建理论知识体系。这说明,高校智库的性质就在于它是具有深厚学科理论根基的战略型决策咨询研究机构。也就是说,高校智库的功能在于它不但能够为社会和政府提供具体的对策和方案,还可以提供具有深厚理论支撑的战略方案和理念,而后者也是它不可替代的根本原因。此外,高校智库同样可以实现人才培养的职能,创新知识生产的方式。“目前国内大学智库所强调的研究成果停留在决策咨询服务,而人才培养实质上也是大学智库知识生产的一种形式”[8]。如西方不少一流的高校智库在为政府提供出色的决策咨询服务之外,还承担了培养卓越人才的社会职能。可以说,高校智库的建设不但可以加强高校与社会的联系,还能够深化高校人才培养的职能,更能够繁荣高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促使高校哲学社会科学知识的有效转化。可惜的是,当前对高校智库的功能认识不够健全,导致建设也出现了一定偏差。

    (三)价值取向存在冲突

    由高校智库的组织性质决定,高校在建设智库的过程中需协调好三重关系:高校与政府以及与智库组织之间可能存在的相互冲突关系。正如有学者所言,“高校作为知识生产的主体,政府作为政策制定的主体,智库作为加强知识和政策桥梁的中介,三种类型组织的使命、价值、工作准则之间存在冲突”。首先,高校作为知识生产的主体,坚持的是客观、科学和公正的学术价值取向,力求最大限度地避免社会因素对知识生产的制约。其次,政府作为政策制定的主体,坚持的是科学化与民主化结合的政治价值取向,需要综合考虑政治、经济、文化等多重因素对政策制定的影响。最后,高校智库作为连接高校与政府的桥梁,坚持的是“有用即真理”的应用价值取向,追求的是凭借高校的知识优势最大限度地为政府的政策制定提供科学的决策咨询服务。然而,正如有学者所言:“我国高校智库建设时间相对较短,高校政策研究者更多地适应学术共同体的学术规范,嵌入政策共同体的主动性和嵌入能力并没有充足的准备,比如学术研究报告和政策咨询报告的话语体系转换问题”[9]。因此,学术价值和政治价值取向之间的相互冲突向高校智库的应用价值取向提出了挑战,而我国部分高校智库建设者没有很好地应对和解决这个挑战,致使有的高校智库建设陷入质量较低、影响偏力小的恶性循环之中。这也是当下制约这些高校智库建设的困境所在,更是使人们担忧高校智库建设“躁热”的根源之所在。

    三、高校智库建设的逻辑回归

    高校智库建设是实现我国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更是提升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然抉择。目前人们对高校智库建设“躁热”“虚热”的忧思折射出高校智库建设中存在的问题,这些问题将会制约我国高校教育智库的可持续发展。“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纳德·科斯教授曾忠告我们:‘如今的中国经济面临着一个严重缺陷:即缺乏思想市场。这是中国经济诸多弊端和险象丛生的根源’,他所说的思想市场就是智库发展的摇篮。”[10]为了有效地建设思想市场,我们需要正视高校智库建设过程中的诸多问题,深刻反思高校智库建设的价值取向,回归高校智库建设的“初心”,坚守高校智库建设的逻辑起点。

    (一)政治逻辑——为政府的政策制定提供高质量的决策咨询服务

    虽然我国高校智库是在强力的外界政策干预下而生成的,但并不是说,高校智库的建设就要一味被动地依赖于政府的资助,恰恰相反,建设高质量的高校智库则需摆脱对政府的过度依赖,并提供高质量的决策咨询服务。高校智库建设的首要逻辑即是为政府的政策制定提供高质量的决策咨询服务,如若不能发挥此功能,则这类机构便毫无存在的价值和意义。随着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提出,党和政府迫切需要一批对我国现代化的诸多问题有深度研究且能够提供高质量的决策咨询服务的智库机构,而高校智库则依托其雄厚的人才资源和理论优势应运而生,这是我国政府公共决策科学化和民主化需求的必然选择。然而,我国高校智库虽然众多,问题却也不少。不能充分发挥作用的重要原因就是在建设之初并没有弄清作为设置于高校内的专业化智库的首要逻辑起点是为政府提供高质量的决策咨询服务。“很多高校智库的设立,带有一定程度的‘跟风’现象,这一现象,一方面源于国家对新型智库建设的重视,更重要的是由于高校自身对智库建设的迷思”[11]。总的来说,从当前国家对高校智库的亟切需求来看,其建设程度远没有达到“过热”,只是由于不少高校智库的盲目建设而导致“虚热”的出现。所以,“高校智库须降虚热做实功”,才能为政府的政策制定提供高质量的决策咨询服务。

    (二)市场逻辑——扩展和延伸高校为社会服务的社会职能

    在学术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影响下,高校实施着越来越多的“市场行为”,扮演着越来越多的市场角色。然而我国《教育法》中明文规定:学校是公共机构,任何学校都不得以营利为目的而存在,高校亦概莫能外。高校智库的建设主体是高校,是设置在高校内部的基层学术组织,而这也是高校智库独特的组织性质。由其性质所决定,高校智库建设的逻辑起点必须是为了扩展和延伸高校为社会服务的社会职能,而非“营利”,而这也是高校智库必须坚守的学术伦理底线。可是,究竟该如何看待大学与“学术资本主义”之间的相互关系呢?其实正如有学者所言,“探究后发现,大学和产业的知识生产模式不是截然对立的,而是异质性和融合性的统一”[12]。高校智库的建设是实现大学和“学术资本主义”相互融合的有效途径之一。“大学的既有社会价值和作为智库的社会价值之间的职能重合部分及冲突部分,需要衍生出这种新的组织形式”[13]。高质量的高校智库建设既可以通过为社会和政府提供有效的决策咨询服务实现高校对市场利益的需求,亦可以坚守高校作为学术组织的学术伦理。但高校智库建设的最重要的前提是:高校最终只有将通过高校智库所获得的市场利益投入到了高校人才培养和科学探究的实践中去,才算是真正实现了高校智库建设的社会价值——即扩展和延伸高校的社会服务职能。这正如有的学者所言,“虽然它提供服务也收取报酬,但不以营利为目的,只是为了维持组织的继续运转,为研究工作提供更好的环境和条件”[14]

    (三)知识逻辑——促进哲学社会科学知识成果的有效转化

    繁荣哲学社会科学知识,不但是各利益相关主体的知识利益诉求,亦是高校智库建设的逻辑起点,更是其不容忽视的重要使命。只有繁荣了哲学社会科学知识,高校智库才能建立在深厚的理论根基上为政府决策咨询提供高质量的思想产品。高校作为探究高深学问的地方,并不缺乏深厚的学科理论,然而,为什么现实社会中却缺乏满足社会经济发展需求的高质量的思想产品呢?目前常有的现象是:一方是有高深理论而不得其用的高校,另一方是问题百出而不得其解的社会问题。理论和实践呈现的是两张皮。导致这种现象产生的重要原因就在于我国尚未建立促使哲学社会科学知识成果有效转化的知识生产制度。哲学社会科学理论知识即使再深厚,再富有思想,但如果得不到充分的应用,那就得不到社会的认可。不得不说,那些敢于坐“冷板凳”的学者们的精神是可嘉的,但学者们愿意坐“冷板凳”的初心是希望经过十年、二十年的辛苦付出以后他们的学术理论能够被发现,能够对社会发展起到一定的作用,而非单纯为了坐“冷板凳”而坐。当今社会,当然需要有学者有静下来坐“冷板凳”的学术精神,但随着知识生产模式的更新和发展,非线性的合作研究模式已成为时代的选择,单一的、线性的学术思维已满足不了知识利益主体们的知识利益诉求。高校秉持跨学科的知识生产思维模式而建设的新型高校智库,有利于将不同学科的研究者们聚集在一起共同研究社会问题,构建跨学科的知识理论,更有利于通过促使哲学社会科学知识成果的有效转化,为政府的政策制定提供高质量的决策咨询服务。

    四、结 语

    综上所述,高校智库建设出现了政治化、商业化、趋利化以及短视性等功利倾向,加上高校智库本身存在的低效能研究、低影响力以及传统的“等、要、靠”等资源依赖心理,进一步强化了人们对高校智库的误读与偏见。然而,对高校智库的建设不能因为遇到眼前的问题和困难就对它失去了信心,相反则应敢于迎接挑战,勇于解决问题,为高校智库的建设创造良好的生态环境,提高高校智库的影响力。正如薛澜教授所言:“智库社会职能的发挥有赖于完善的‘政策分析市场’的建立。”[15]新时代,新型的知识生产模式对知识利益相关主体之间的合作要求越来越高,“总之,我们的大学、产业和政策制定者要在深刻认识和理解产学知识生产模式的异质性和融合性基础上,进行‘多方位交流、多样化协作’,实施学术逻辑与商业逻辑辩证统一的‘混合战略’实现协同创新和‘能力同构’,从而增强创新驱动发展的新动力,提高我国的自主创新能力” 。高校智库作为设置在高校内部的专业化决策咨询研究机构,其存在形态体现了一种多方位的非线性的协同合作的知识集群组织。因此,建设高质量的高校智库有利于健全社会经济发展所需要的高质量的思想市场,而提高我国高校智库建设质量的途径只一条即祛“躁热”,回归并坚守高校智库建设的逻辑起点以做实功。

    [参考文献]
    [1]任晓.第五种权力——论智库[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
    [2]陈丽.论我国高校智库建设的三重逻辑[J].高教探索,2016,(3).
    [3]王文.真正的中国智库热还没到来[J].对外传播,2015,(3).
    [4]唐晓玲,王正青.学术资本主义兴起对大学科研的影响[J].高教探索,2009,(11).
    [5]亨利·埃兹科维茨.麻省理工学院与企业科学的兴起[M].王孙禺,等,译,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7.
    [6]伯顿·R·克拉克.高等教育新论——多学科的研究[M].王承绪,等,译.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2006.
    [7]武学超.模式3知识生产的理论阐释:内涵、情境、特质与大学向度[J].科学研究,2014,(9).
    [8]秦燕.国外大学智库的人才培养探析[D].华东师范大学,2016.
    [9]朱旭峰,韩万渠.中国特色新型高校智库的兴起、困境与探索[J].高等教育评论,2015,(1).
    [10]罗纳德·科斯.中国经济的严重缺陷:没有一个思想市场[N].学习时报,2012-03-19.
    [11]王辉耀,苗绿.大国智库[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
    [12]王斯敏.高校智库须降虚热做实功[N].光明日报,2017-02-13.
    [13]王 凯,邹晓东.大学和产业知识生产模式的异质性和融合性研究[J].自然辩证法通讯,2016,(1).
    [14]王志存.中国思想库发展研究[D].南京师范大学,2010.
    [15]薛 澜.智库热的冷思考:破解中国特色智库发展之道[J].中国行政管理,2014,(5).

    编辑:李利林

    责任编辑:张舸

    The Rise, Problems and Logistic Regression of the Construction of Think Tank in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Liu Wenxia

    Abstract: With the need of scientific and democratization of public decision-making and the modernization of national governance ability, a boom in the construction of think tanks in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has been set off across the country. Whether it is a national "Double First-Class" university or a regional local university, the purpose of building a think tank is to seek certain benefits that accord with its own political, economic and intellectual rights. At present, people's concern about the university think tank reveals the existing problems, including the generalization trend hidden in the construction process, lack of understanding of the function of think tanks, guiding concepts and values are contradictory and so on. In order to effectively solve the problems occurred in the construction of college think tanks and give full play to the social functions of the college think tanks, we need to re-examine the value orientation of the construction of college think tanks, look for the "initial mind" for the construction of college think tanks, and return to the logical starting point for the construction of college think tanks.
    Keywords: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think tank construction; characteristic think tank; "double first-class"; public decision-making; decision-making consultation

    [作者简介]刘文霞(1985-),女,江苏盐城人,盐城师范学院教育科学学院讲师。

    责任编辑:张舸
    来源:《决策与信息》2018年第3期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新浪微博,掌握更多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