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成果传播转化平台 各类决策借智引智平台 智库与决策的沟通平台
加入平台 | 登录 | 扫码下载app
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发布 > 文章内容

李磊:青少年违法犯罪及预防体系构建 —— 基于河南的考察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20日 湖北新型智库平台 作者:李磊

[摘  要] 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问题,是关系到我国社会主义事业成败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大事。但是,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和社会转型速度的加快,各种诱发青少年违法犯罪的不良因素大量出现,成为影响青少年健康成长的重要原因。河南作为我国的人口大省,近年来青少年违法犯罪虽然在数量上、比例上呈双降趋势,但却呈现出多样化、低龄化、团伙化、智能化等新特征。青少年违法犯罪形势依然严峻,只有强化家长监护责任、重视学校的正面引导、发挥司法震慑作用、加强社会的综合治理,才能构建一个长期有效的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的对策体系。

[关键词] 河南省;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青少年教育;法制建设

[中图分类号] D669  [文献标识码] [文章编号] 1002-8129(2018)03-0059-10

“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担当,国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1]在我国,青少年是关系到祖国未来和民族希望的庞大社会群体。他们能否健康成长,是关系到国家兴衰、民族存亡的大事。然而,20世纪以来,受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在我国社会结构转型和农村留守儿童增加的背景下,青少年违法犯罪问题日益突显,不仅使很多家庭陷入了痛苦的深渊,也给社会的综合治理带来了影响,不利于社会的安全稳定。来自中国青少年犯罪研究会的统计资料显示,全国刑事犯罪案件中有70%以上属于青少年犯罪,而这之中属于未成年人犯罪的又占7成左右。与成年人犯罪相比,支配人行为的“生物性因素”往往对青少年的影响更大,青少年的犯罪行为多数带有本能色彩[2]。严峻的事实告诉我们,如何预防和减少青少年违法犯罪,需要引起全社会的共同关注、思考和重视。

一、河南省青少年违法犯罪的趋势及特点

青少年犯罪通常是指已满14岁不满26岁的青少年所实施的犯罪[3]。为了更好地了解河南省青少年违法犯罪情况,笔者专门查阅了河南省法学研究会相关资料,走访了洛阳、南阳、焦作等相关司法部门,获得了一些关于河南省青少年违法犯罪第一手资料。经过概括整理,归纳出河南青少年违法犯罪的几个主要特点:

(一)犯罪数量呈下降趋势,但类型多样化

图片.png

整体上来看,近年来河南省青少年违法犯罪在数量上呈下降趋势。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连续6年调查的数据显示,2009年未成年罪犯判处5262人,达到峰值,到2014年降至2775人,2014年比2009年减少了2487人,降幅达47.26%(如图1所示)[4]。值得一提的是,这个趋势不仅河南独有,在全国也是一个共性现象。以未成年人为例,在2009年,我国未成年人犯罪约7.7万多人,但到2015年,已减少了4万多人[5]

笔者从河南省法学会的研究报告中了解到,近年来,与河南青少年犯罪呈下降趋势相对应的是,河南青少年违法犯罪比例连续下降。2009年,全省法院判处未成年罪犯数占判处罪犯总数的比例为7.80%。至2014年,未成年罪犯数占判处罪犯总数的比例下降为3.95%(如图2)[6]

图片.png

尽管河南省青少年违法犯罪数量和比例呈双降趋势,但青少年违法犯罪 “质量”却在上升,尤其表现为犯罪类型呈现多样化。除占比最大的抢劫、盗窃和故意伤害外(分别为47%、18%和12%)(如图3所示),以前鲜有涉及的毒品犯罪、强奸、寻衅滋事等也呈增加的趋势。可以说,青少年违法犯罪形势依然非常严峻。

(二)犯罪主体低龄化,呈团伙犯罪性质

从年龄上看,初中阶段是青少年违法犯罪的高发阶段。河南省高院的一项调查显示,2009年至2011年,每年判处的不满16周岁的未成年罪犯数量占当年判处未成年罪犯总数的比例,基本稳定在12.5%左右,但自2012年以来,这一比例呈逐年上升趋势,2014年竟达到了19.82%。而河南省青少年犯管教所的一项调查显示,青少年违法犯罪12岁以下的占比为13.5%,12-16岁的占比高达65.3%,16岁以上的占比为21.2%(如图4),多数青少年第一次实施严重违法行为在15岁左右。这表明,青少年违法犯罪呈现明显的低龄化趋势。

究其原因,由于一些青少年过早辍学,无可事事,浪迹街头,无形之中便为实施违法犯罪埋下了隐患。他们意识到仅靠个人力量势单力薄,在实施犯罪时会存在胆怯心理,于是便三五成群、拉帮结伙,经常聚集在一起吸烟、酗酒滋事,为团伙犯罪形成“作案氛围”。比如在2015年8月南阳的某抢劫案件中,15个被告中竟有14人未成年,最小的还不到12岁。值得注意的是近几年来不断有青少年组成的带有封建帮会色彩和黑社会性质的违法犯罪团伙,有的甚至还称霸一方,成为破坏社会治安稳定的重要影响因素。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发布的2016年《法治蓝皮书》研究报告也指出,虽然青少年犯罪数量总体呈下降趋势,但不少未成年人犯罪手段凶残,共同犯罪居多且犯罪后果严重[7]

(三)违法犯罪青少年文化程度低,但犯罪手段呈智能化

河南法学会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青少年违法犯罪者的文化素质普遍偏低,大部分为中低等文化程度。从调查结果看,2016年底所审理的463名青少年犯罪案件当中,文盲占4.1%;初中以下文盲、半文盲比例占85%以上。在所调查的青少年违法犯罪中,农村及城市无业人员占据比重较大。

图片.png

虽然违法犯罪青少年文化程度不高,但在信息技术越来越普及化的今天,不少青少年罪犯所使用的工具却越来越先进,由低级、简单向高级、高智能发展。数据显示,近年来河南青少年犯罪在数量上虽然呈下降趋势,但采用现代化技术方式的智能犯罪却呈上升趋势。2012年至2016年河南青少年犯罪人数从3856人下降到2016年的2643人,但采用智能化手段犯罪人数却从2012年的465人上升到2016年的942人(如图5所示)。2015年7月周口市几名不满17岁的少年,通过技术手段盗用他人信用卡密码和钱财,并且作案手法娴熟,具有反侦察能力,使得青少年犯罪具有明显的成人化特征。实际上,现在很多制造病毒的“高手”大都是青少年,给社会造成了更大的危害。

(四)犯罪动机随意化,手段野蛮凶残

青少年正处在成长发育阶段,生理、心理发育还很不成熟,尤其是在思想上很不理性,遇事不冷静,容易受到外界环境的影响而产生冲动,甚至走向极端[8]。从河南青少年违法犯罪资料可以看出,有些抢劫、强奸、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行为,往往是临时起意,动机并不明确,甚至带有一定的随意性。比如2014年5月17日,在驻马店西平县某乡的一条街上,7名少年看到一名15岁的染紫发少年郭某后一哄而上围殴,导致其不治身亡。随后经西平县检察院提起公诉,西平县法院对7名少年以故意伤害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至8年6个月。此外,还有一些手段比较恶劣的行凶杀人、严重伤害等违法犯罪行为。比如河南高院发布的《未成年人犯罪参考性案例》中,李某、陈某因琐事残忍杀害同学,作案手段野蛮凶残不忍直视,被顶格判处无期徒刑。

二、河南省青少年违法犯罪原因分析

图片.png

1.社会因素。马克思主义认为,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任何人都生活在一定的社会关系之中。近年来河南省青少年违法犯罪之所以呈现低龄化、团伙化、多元化的特征,与社会因素有很大关系。具体包括:其一,保护青少年合法权益的法律体系不够完善。虽然我国很多法律法规中都有保护青少年合法权益的相关规定,但都比较抽象,缺乏具体的操作性,对执法者职责的界定不清晰,对违法者的处罚力度不够。同时,社会对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的法律法规的宣传贯彻也不到位,多数时候只是流于形式,落不到实处。河南青少年犯罪研究会对周口市100名在押未成年犯的调查显示:多数学校的法制办形同虚设,能对学生经常进行法制教育的占比不到3%,偶尔能进行法制教育的占12%。许多青少年违法犯罪,往往都是法制观念淡薄,法律知识欠缺引起,根本不知道犯罪后应承担什么样的法律后果。其二,对日益丰富的文化市场监管不到位。近年来,伴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和文化市场的繁荣,一些腐朽文化和不健康生活模式乘虚而入,尤其是淫秽书刊、色情信息、暴力、恐怖电影等成为诱发青少年实施暴力犯罪、性犯罪的重要原因。河南青少年犯罪研究会通过对新乡、焦作、洛阳2000名未成年犯罪的调查发现,70%以上的青少年犯罪与接触网络不良信息有关。其三,缺乏对青少年进行有效的保护、引导和管理。在我国社会转型的背景下,河南作为农业大省,大量农民工进城务工,疏于管教子女,导致子女很容易走上犯罪的道路。据《东方今报》的一篇调查报道,河南省青少年由于缺乏管教辍学在家的人数逐年上升,农村尤为明显,增幅达6%以上(如图6所示)。这些辍学在家的青少年自由散漫,天天东游西荡,给社会上不良分子提供了可乘之机,为青少年违法犯罪提供了直接诱因。

2.学校因素。学校是青少年生活的主要环境之一,也是对他们人生起着导向作用的重要场所。但随着市场经济的推动和教育产业化的快速发展,有些学校因一味追求经济利益逐渐偏离了教书育人的轨道。再加上现在学校教育体制存在一定的缺陷,不仅没有做到预防青少年的违法犯罪,反而忽略了青少年违法犯罪的诱因。具体而言:其一,学校全面育人方面存有偏差。关于基础教育的调查报告显示,有80%的人认为当前的基础教育成效不明显,甚至有近25%的人认为当前中小学教育存在突出问题。许多学校,尤其是一些乡镇中学为了提高学生成绩不惜削减思想政治课、艺术课、体育课等课程而进行大量语、数、外课程的补习,忽视国家一直强调的素质教育和德育教育的重要性。许多青少年之所以中途辍学,除了社会及家庭经济因素外,很大一部分原因与学校教育内容和方法有关,也与单调枯燥的校园学习氛围不无关系。南阳方城一中学生强奸、桐柏一初中学生合伙抢劫等多个让人震惊的案例,更是让人们对学校滞后的教育提出质疑。其二,德育教育没有得到全面落实。在我国对外开放日益加深的背景下,德育教育的缺失,给西方腐朽思想带来了可乘之机,广大青少年容易被西方社会所倡导的享乐主义、拜金主义、利己主义等腐朽思想侵蚀,贪图享受,大肆挥霍。当家里经济条件有限或者受到父母、学校的约束时,便会不择手段获取金钱和财物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如此恶性循环,最终走上犯罪道路,这是青少年盗窃、抢劫等侵犯财产犯罪增加的又一重要原因。其三,学校教师队伍结构不合理。要么年龄结构上青黄不接,专业结构上不尽合理,要么是缺乏职业精神,思想观念更新不及时,或是教学方法滞后,加重了学生的厌学情绪,促使学生逃学辍学,甚至走上违法犯罪之路。

3.家庭因素。人们常说,“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家庭是孩子的第一所学校。”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无论是价值观的形成,还是良好行为习惯的养成,以及人生目标的确立,都和家庭教育密不可分。而现实中家庭教育呈现两个极端。要么是过于溺爱孩子,要么是对孩子不管不问,缺乏正确的教育和引导。对于独生子女家庭来说,过度溺爱孩子,不但养成了孩子不思进取、自私